8月17日的中央财经委员会第十次会议强调,要“在高质量发展中促进共同富裕”。“给更多人创造致富机会,形成人人参与的发展环境”。强调“重点鼓励辛勤劳动、合法经营、敢于创业的致富带头人”。还强调,“要保护产权和知识产权,保护合法致富,促进各类资本规范健康发展”。

进入信息化时代的当今世界,正面临时代之变、历史之变的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加剧了大变局的演变,使得国际经济、科技、文化、安全、政治等格局都在发生深刻调整。尤其是在进入数字化时代的进程中,虚拟经济恶性膨胀,日益背离实体经济。“互联网+”、大数据时代,平台经济,成为资本追捧的热点。

如果说一个技术本身是“中性的”,是否“作恶”抑或“行善”是看操纵这个技术的人的起心动念的话,那么基于虚拟IP接入完成联网的“美国因特网”(被误读为“全球互联网”),则或许不在此列。

由于IP是虚拟的,是脱离真实世界,脱离三维世界的各种约定俗成的法律,规则,而是在虚拟的世界里另行建立了一套规则,很遗憾这套规则赤裸裸地透露出了“弱肉强食”,“赢者通吃,流量为王”,“夸大其辞,博取眼球”的效应,不仅极大地摧毁了实体经济(因为虚拟IP地址),更加严重的是严重动摇了人们“通过劳动创造价值的人类基本生存理念”。而资本,却在这个领域如鱼得水,兴风作浪。

以前一段时间沸沸扬扬的“滴滴打车”为例,创立7年连亏7年的滴滴,总共亏损号称超500亿,却“赢得”市场估值1000亿美元到美国上市。不仅所谓的创始团队一夜暴富,背后的资本更是狂欢盛宴,那么打车的老百姓究竟收获了什么呢?

公司表面不挣钱却做巨额资本的投资,难道这是“活雷锋”么?

由于把各个竞争对手都打垮了,就形成了垄断。包括在上海这样的出租车发达的大城市,不靠打车软件,几乎很难马路扬招打到车。垄断之下,车主只能承受被平台提取高达30%-40%高额佣金的剥削。更可恶的还有大数据杀熟,即知道你是不差钱的主,随意提价20%你也不在乎。

真的是垄断资本主义的“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而更为甚者的是,如果资本是别有用心,通过这样的方式轻而易举地把全中国的数据,全中国的要害部门及人物的行为数据都囊括了的话,那可就是“一本万利”了。

网络资本的垄断暴利,已经致使中国的实体经济萧条,让收入差距不断扩大,贫富分化日趋严重。面对这一局面,需要在数字化时代思考如何为人民谋求新的出路,带领全体人民走上共同富裕的道路。

为此,我国的“十四五”规划针对收入分配差距和共同富裕,做出了系列安排。规划要求,扎实推动共同富裕,坚持按劳分配为主体、多种分配方式并存,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健全工资合理增长机制,着力提高低收入群体的收入,扩大中等收入群体;完善按要素分配政策制度,增加中低收入群体的要素收入;完善再分配机制,加大税收、社保、转移支付等调节力度和精准性;发挥第三次分配的作用,发展慈善事业。

众所周知,分配体制改革是一项滞后的改革,多年来一直在呼吁,一直在酝酿,但始终没有详细的一揽子政策。因为分配体制改革有其复杂性,艰巨性,是真正深水区的改革,一次分配增加要素收入,尤其劳动收入,二次分配托底保民生,三次分配富人帮穷人。最基础的是一次分配,即在高质量发展中谋求共同富裕。二次分配、三次分配的前提和基础是一次分配。一次分配效率优先,二次分配兼顾公平,三次分配彰显爱心。三者的关系是,一次分配是基础,二次分配是关键,三次分配是辅助。

解放生产力要素,创造财富,是共同富裕的根本途径。如何在发展数字经济中破除垄断,让全体人民走上共同富裕之路?全球二维码扫一扫组合专利技术发明人徐蔚,为人类进入数字时代创立的码链思想和码链数字经济理论,建构的码链数字经济生态模型,设计的以“码取代IP”,通过“点线面体系”来化解“中心化”接入,破除互联网经济发展中的形成的垄断,遏制收入不平等加剧,贡献了重构共同富裕网络新世界的智慧。

码链“以人为本”的共富思想

徐蔚认为,人类一直都生活在一个真实的世界里,直到20年前互联网的岀现,又创造岀了一个以IP为地址的虚拟的世界。在真实的世界里界限是非常明确的,越过雷池就意味着需要付岀代价,而虚拟的世界则几乎是没有边界的,因为它是一个全新的世界,存在于更高的维度。当然,无论是真实的世界还是虚拟的世界,都真实的存在于人们生活当中,而它们最大的问题就是不能进行相互的映射,也就是说社会是被割裂的。被割裂的后果导致了真实的世界和虚拟的世界存在不同的经济活动和不同的经济体制,而它们相互之间如果不能互联,容易造成人类决策上的误判。互联网经济发展中形成的垄断,不平等的收入乱象,就是人类决策上的误判。更为关键的是,国家这个主权机构,在互联网虚拟的世界之中,也被弱化,甚至被取代了。

数字社会是建立在现实空间与网络空间之上的,数字社会各行各业、各类人群的社会化行为都需要进行数字化表达。如何把人类的社会化行为“以人为本”地表达到网络空间,如何建立起“以人为本”的一体化信息执行环境,如何实现“以人为本”的信息数据的获取、处理、存储、传递等。需要有哲学基础和专利技术支撑的数字社会新商业模型。

中国古代思想家提出的最高理想社会或人类社会的最高阶段,是“天下为公”。也就是:人人为公、各尽其力、各得其所、讲信修睦。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信仰坚持和发展了共产主义学说的核心价值体系,也是“天人合一”精神关怀的具体表达。人生需要一个明确的、积极的奋斗目标来作为价值上的终极关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信仰为中国现代化建设事业提供了强有力的动力支持。这种动力主要表现在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共同理想上。

徐蔚把“以人为本、道法自然、天人合一、世界大同”定位为码链的思想内涵,作为指导发展码链技术的根本。把实现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全球利益共同体定位为码链的终极目标。在互联网虚拟经济完全脱离人类真实世界和经济活动,致使实体经济脱实向虚,不能进行相互映射,社会资源被资本不断聚集,财富垄断的速度迅速加快,致使人类社会商业模式、经营理念、价值体系、全球经济秩序全面坍塌,走上歧路之际。基于其发明的二维码扫一扫和码链组合专利池专利技术,架构了人类社会从三维世界向四维世界重构,建立实现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让全人类实现共同致富的经济文明、商业文明形态的码链数字经济新生态模型。

进入信息时代,随着计算机、云计算、大数据的发展,算法确实帮助社会提升了效率,人们也享受了效率提升带来的各种便利,但是作为社会组成部分的人却活的越来越不像人了。

在徐蔚架构的基于“数字人”概念与扫一扫专利体系发展而来的码链模型中。每个码其本质都是数字人对外提供服务的邀约,码在每次交互中包含两个维度:一是发行人的数字人,二是其所发行的服务内容列表。每次扫码接入就代表一次链接交互,将发行人所提供的服务和扫码的数字人连接起来。数字人之间通过交换数据使得扫码可获得所需要的服务。所有数字人所能获取的服务、获得每个服务的数字人这两个维度构成“数字人-服务内容”矩阵链接(Matrixlink)网络,“智慧码链”。智慧码链为建设数字社会新商业,重构已经坍塌的旧商业模式创立了在数字世界里真正“以人为本”的新模型。

码链思想重构新世界之范式,由“以人为本、道法自然、天人合一、世界大同”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支撑,应用扫一扫、码链组合专利技术构建“以人为本”的物联网世界,秉承着去中心化的理念,“进化”岀全网通信的能力,提供各种适应性开发框架工具,让分布在世界各地的人都能依托“物格即经度纬度的标识”来提供“服务”,通过“扫码接入”来形成“算力”,而类似区块链区块的“物格”与“物格”之间形成全网共识链条“物格链”,“物格链”不仅是基于“物理位置网格空间”而生,更关键是可以让全民来参与,而非像区块链经济一样的精英主导、阳春白雪,机器控制、算力为王。

码链始终把“以人为本”的人文关怀贯穿在新的数字经济生态建设中,与现代科技相融合,颠覆互联网,重构了“以人为本”物联网的网络共富新世界。

码链物格新经济构建的共同富裕新生态

数字经济是指以使用数字化的知识和信息作为关键生产要素、以现代信息网络作为重要载体、以信息通信技术的有效使用作为效率提升和经济结构优化的重要推动力的一系列经济活动。然而,由于资本天然的垄断偏好,使得目前的互联网经济不仅没有为全社会创造更大的价值,反而加剧了贫富差距。而徐蔚建构的码链物格新经济体系,通过扫码链接,统一发码的信息化手段,把土地通过扫码链接与北斗底层数据打通,形成了数字化的土地即劳动生产要素。通过把标识数字生产要素合理甚至免费分发到每一个愿意“我为人人,人人为我”的数字人手中,秉承“按劳分配,多劳多得”的原则,从而盘活生产资料,建立起了更加有活力的生产关系,可以释放每一个人的活力,盘活每一块土地的价值。

码链“以人为本”的数字人物联网系统模型。相对于第一代由商家IP与人对接的点对点服务,到第二代基于社交网的点向面反馈传播,码链模型强调人与人、人与物的链接,人与万物直接相连从而完整融合线上、线下,可以记录人类行为的每一次交互,从而使得好的商业服务传播效率更高效、安全、可靠,同时又能有效保护个人隐私。码链物格新经济体系由点、线、面、体、系所构成。点是扫一扫,线是价值链,面是产业码,包含了一体四商,即生产商、消费商、交易商、服务商,体是交易所,系是提物权。在此基础上,构建成各个细分行业的产业码。产业码是在特定细分领域内,利用“码链云平台”技术功能发行的特定产业“码链二维码”。产业码拥有集信息检索、信息生成、信息传输、电商支付等多种技术于一体的云服务功能。码链不仅记录所有过去发生的链接,同时记录根据人的意愿而将要发生的可能链接,从而杜绝发生不符合人意愿的链接发生,并挖掘岀人们所需要的潜在服务。“人”是人类社会的核心。码链所有的接入、连接、传播都以人为本,而非以机器为本,以算法为王。码链使得人从电脑前、屏幕前解放出来,通过“扫一扫”或可穿戴设备御空眼镜“看一看”,在真实的生活场景中随时随地与世界实现链接。

码链物格新经济体系把现代西方经济理论认为的经济发展四个基本要素都涵盖在了这个体系内。在这个体系内,“物格”以物理时间和空间真实存在,有价值的土地为锚定物(即数字土地),劳动力就是数字人(数字经济的创造者),扫码传播分享就是数字化劳动(数字经济的行为)。在码链物格新经济体系中,全民都可以通过参与而成为“物格”的主人。物格门牌则是数字经济全社会“扫码消费,扫码链接”的主要发源地,通过码链形成的分布式记账来记录全社会数字人的社会活动,对价值进行标识。继而通过基于“码链区块”专利技术把“2100万个物格门牌”形成“物格链”。“物格链”通过广大人民群众的“人力挖矿”劳动创生而来,从而成为全中国,全世界最大的公链。它超越“区块链,比特币”,构建成“全民链接”的全球最大的共识链条。

码链物格新经济体系开创了一个包含时间、地点、人物行为等信息的“二维码”为单位的信息维度,在这个维度上建立起了一个真实世界与数字世界一一对应的多个平行世界。在这个数字化的平行世界里,人的行为表现为数字化的行为方式。这不同于过去基于IP虚拟世界的网络空间。搭建的是一个以人为基础的泛中心化商业和金融新生态体系。它让每一个人,每一块土地,都能够成为联网接入点,秉承着“按劳分配,多劳多得”的原则来创造和构建全社会的价值体系,彻底摒弃了互联网的中心化垄断,流量为王的传统模式。

基于码链物格新经济体系的物格价值链平台,使用分布式网络,让物格门牌的每一个接入口,都共享和同步数据,由于其数据存储是分布式的,没有把所有的数据储存在同一个中心位置,因此不能在其中的一个点上改变什么。这就意味要同时访问所有的接入口,才能破解这个网络,而实现物联网接入的泛中心化,即每个人都以自己为中心实现接入。

如此,码链物格新经济生态架构的“四商(生产商,消费商,交易商,服务商)一体”的商业系统,就形成了一个利益和命运的共同体,在这个利益和命运共同体中,没有中心,任何人和平台都不可能以损害任何一方的利益来形成垄断。

“物格门牌”通过“物格社交软件”,把真实世界“门店”的真实地理位置标识映射到“物格软件”里,而非可以造假的虚拟IP地址。这样就可以在真实世界与数字世界之间形成了不可造假的一一映射,完成了互联网的基于IP虚拟世界所不可能完成的防伪溯源真实交互的场景。使得人们在真实世界的“社会化行为”,都可以被映射且记录、溯源,形成“数字化劳动”,而实现“按劳分配”。例如,人们在餐厅吃晚饭,扫码支付,结帐餐费,就是在真实世界里,完成了“数字化劳动—扫码支付”,那么就可以被“物格”记录,并且,将其产生的价值,映射到“物格”里去,从而“提升了物格的价值”。

码链体系中的“广告码”贴码更是如此,在吃饭时候,还能顺便扫码看广告,不仅能够自己挣钱,还可以分享传播让朋友挣钱,也同时为餐馆“提供劳动场所收取广告租金”,形成了闭环交易。而广告主,则获得了不可复制的“结构化大数据”,更加利于“经营决策”,克服了“互联网的盲目购买流量”的弊端。

由此依托线下2100万个真实门牌(门店)的“人们的真实行为”及消费场景包括扫码链接、看广告、购物等及扫码支付的行为,形成真实的CCC通证(中国消费指数通证ChinaConsumptionCertification)。秉承着“按劳分配,多劳多得”的原则来创造构建全社会的价值体系,彻底摒弃了互联网中心化垄断,流量为王的模式。为数字经济时代,开创了一种新的商业模式,为人类在数字世界中构筑起了一个共同富裕的新生态。

码链为改革完善分配机制献策

推动完善以市场为基础的初次分配制度,促进机会均等;履行好政府再分配调节职能,缩小收入分配差距,加大税收、社会保障、转移支付等调节力度和精准性。这些,都是我国十四五规划的,实现共同富裕目标,规范收入分配秩序,建立新的分配机制推动形成公正合理的收入分配新格局的路径。

收入分配制度是经济社会发展中一项带有根本性、基础性的制度安排;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重要基石。国民收入分配格局主要涉及政府、企业和住户三大部门的分配关系。随着我国发展的“蛋糕”不断做大,如何把“蛋糕”分好是一项系统性的重要工程。收入分配关乎国计民生,更需要以国民收入的“高质量分配”来贯彻“新发展理念”的要求,来匹配“高质量发展”的需求。因此,亟需重视对国民收入分配格局的研究,优化国民收入分配结构与改革税费制度,正确处理公平与效率之间的关系,通过发展成果由人民共享,促进民生福祉达到新水平,实现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这一根本目的。

如何促进收入分配更合理更有序?如何让国民收入分配更加公平、高效,让广大人民共享发展红利?马克思主义认为,财富是劳动创造的,社会主义应当按劳分配。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下,坚持按劳分配为主体,多种分配方式并存,防止两极分化。增强创新能力,科技的自主能力。这是畅通国内大循环,促进国内国际双循环非常重要的节点。财政要支持健全国有资本收益分享机制,完善国有资本收益上缴公共财政制度。建立完善个人收入和财产信息系统,支持健全现代支付和收入监测体系,推动落实依法保护合法收入,合理调节过高收入,取缔非法收入,遏制以垄断和不正当竞争行为获取收入。

码链物格新经济体系中的土地物格,为新时代中国财税提供了源源不断的全新的税源税基。土地,是最重要的生产资料,而劳动工具是生产力。在数字时代,手机(生产工具),在物格数字土地这个生产资料上,通过扫码链接,不仅创造价值,还形成了新的生产关系,从而构建全新的数字社会,带领全人类进入数字文明。与房地产相类比,房地产是在物理的地理位置上,通过“砖瓦钢筋水泥”构建的空间,提供给人类活动,创造价值。物格,是在北斗标识的地理位置上,通过“贴码”来构建队的虚拟“数字空间”,通过“扫码链接”来进行数字活动。因此,物格可以看作是“房地产”的数字化转型升级。是房地产产业在停滞不前背景下的柳暗花明又一村。房地产的金融投资属性即房地产长期上涨的理由在于,地理位置的稀缺性,及人们活动所需要的所属空间的刚需性。而物格门牌基于地理位置也是稀缺性,扫码贴码已经成为上十亿民众的基础普及,也是刚需。因此物格门牌作为房地产投资的替代性,由于标的物的价格差,使得物格门牌将超越房地产的火热,带动新一轮的经济发展。

在物格门牌的基础上,进一步发扬光大,就可进化升级为“物格土地财政”,就可在数字经济时代下,开启又一次“土地革命”,释放每一个人的活力,盘活每一块地的价值。

在码链的数字世界,通过扫码链接,发现并进入码链新大陆,这是一个全新的智慧空间,让一切都可高效地重来一遍,即财富再分配,不仅是重新制定了规则,更关键是做大了蛋糕,形成了增量,让普罗大众都可以在增量中获得财富。这些为数字世界开辟的共富路径,码链已在践行中。

码链物格新经济体系以资源税、资产税、消费税为主体税种的数字税制结构模式,定义物格数字新税基和新税收类型构成最适课税理论,为税收增收、充分就业、有效化解地方政府的财政赤字,体现公平和效率,增强征税管理能力提供了方案。码链数字财税理论,把积极的土地物格财税政策和稳健的数字货币政策相结合,综合考虑分级预算的集权(中心化)与分权(去中心化)关系,设定跨地域交易和征税规则,为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重建财政预算高水平动态平衡关系,使得财税质量和市场经济出现最理想结果建立了新的数字化模型。为实现共同富裕的三次分配,贡献了智慧。

码链共富论的实践

码链数字经济体系从2018年开始正式展开实践活动,目前已经在全国建成450家码链数字经济商学院,搭建了以商学院为代表的“价值链、物格软件代理”覆盖了全国300个城市(包括台湾地区的台北、高雄、新北三个城市)以及3000个区县的运营体系,初步形成了“码链数字经济生态体系”的全国“根据地”,其中以“名电码交易商”为代表的“交易商体系”已经在全国300个城市建立覆盖200万家线下连锁加盟网络,树立起了首个“产业码交易商”的样板案例,为旗下发码行在全国乃至全球推广“统一发码”,走共同富裕之路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2019年10月,通过西安举办全球首发发布会,在全国开启了“御空眼镜物格码,物格庄园价值链”的“物格门牌”全国推广。

发码行也即将推出的“物格发码管理中心”的“物格数字地球”软件,以及“发码行”专利授权“城市管理节点服务器”,开通“物格规划”和“二级开发”销售的系统流程。而其中三千产业码(可以把其看作是三千世界)、甚至是“地球码(把地球表面的每一个物格,都被看作是服务的接入与提供的对象)”。发码行正在从“扫码授权维权,加入扫码联盟”开启这个理论到实践来践行,推进建设“物格数字地球”,真正践行“码链新大陆,物格新经济”的推进。

从2018年的8月在上海开启码链元年,打响了反对以阿里为代表的“互联网垄断集团”的第一枪,到9月1日在济宁挂牌成立第一家码链数字经济商学院,2019年“指数增长”,2020年“天作大成”,再到2021年“大同元年”,码链体系数字人取得了在300个城市3000个区县,已有上百万银发群体的大爷大妈正在通过免费领码贴“名电码”,构建“码链一体四商”体系,把互联网的流量为王的中心化接入方式彻底打破,转变为由千军万码参与的百姓线下贴码,线上传播,且每一个行为都被记录可溯源,从而创造出了一种参与流量分配的数字劳动的实践成果。在万物互联的网络社会,二维码扫一扫应用支持移动支付、统一接入价值链、支持一体四商产业码,支持基于物格门牌发展实业,让人类在数字地球的物格土地上劳动,创造数字经济价值的实践,已在中华大地上开启了构建码链数字经济新生态,重构碳基文明新世界的新局面。